知青論壇

搜索
查看: 2211|回復: 0
收起左側

年 味 记 忆 (文学原创)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9 11:27: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年 味 记 忆  (陈伯钧)

“孩子盼过年,大人盼种田”,形象地揭示“盼”的不同心境与内涵。儿时,家境贫寒,也“盼”过年。没有新衣裤,没有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哪怕只有生姜木耳炒鸡一个荤菜,姐妹照样吃得津津有味,比别的孩子没少一点温馨幸福的感觉。

除夕日白天,父亲照样工作,下班回家便帮着母亲杀鸡,尽量多准备几个菜,添点节日气氛。有好菜,父亲会破例多喝一杯酒,慈爱地看着母亲从小妹开始,依次往我们五姐妹碗里夹菜,嘴里说着祝福与希望的话,而后,和母亲才开始吃。

家里从来就没钱准备丰盛的年夜饭,从来也拿不出钱给我们压岁。不知道别人家怎样过年,从不好奇,也从不打探。清贫的家里有父母无微不至的呵护,我们有着别人家无可比拟其乐融融的幸福生活,简陋的家里总是充满欢声笑语。

晚上,穿着洗得干干净净的衣服拥着父母围坐在火塘边,看着父亲不断翻动炭火上慢慢膨胀变色的年糕,三个妹妹都有了才轮到我。烤年糕的香味早就诱惑得直吞口水,和姐姐一样期盼炭火再大一点,早点吃到香喷喷的年糕。

吃着烤年糕听着母亲讲述他们小时候的故事守岁,等到新年钟声敲响,我们姐妹早就东倒西歪靠在一起睡着了。在母亲的推搡下惊醒,以为给压岁钱,听见“上床去睡”的温柔话语,也没有过多的失望。父母的难处我们都懂,只是掩饰不了希望得到的失望心理。

年初一是大妹生日,母亲很早便起床。从地窖里拿出储藏的红薯,削净皮,切成细丝,放上糖、盐、面粉调匀,做成鸡腿模样后,再放到油锅里炸,直到它香喷喷,变得金黄再捞出,母亲叫它“鸡把腿”。甜咸香脆的“鸡把腿”是对妹妹生日的祝福,也是我们家过年最好的食品,我以为它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母亲含辛茹苦任劳任怨养育我们,尽其所能让我们感受到过年的快乐和幸福,做着一个母亲所能做的一切,年复一年地坚持着“鸡把腿”、“油炸红薯片”的新年盛宴。我们就这样感受母爱,感受亲情,感受温暖,感受幸福;读懂父母,亲情和关爱,走入自己独立的人生。

如今的生活是天天过年,想啥有啥,吃啥买啥,却难以忘怀和父母姐妹一起过年的岁月,想起甜咸香脆的“鸡把腿”仍垂涎欲滴,便学着母亲也做。“和面时加几只鸡蛋是更好吃的诀窍”,想着母亲当年的遗憾,咀嚼翻天覆地变化的生活,吃着更加好吃的“鸡把腿”,在记忆的深处搜寻亲情,母爱,温情……,心底多么期盼能让父母也吃着山珍海味过年啊!可是,实现奢望只有等到来世。

此刻,我只能将几只香喷喷的“鸡把腿”摆放在父母的遗像前,在丰盛的餐桌上多摆上两副碗筷,想象着他们微笑着坐在我身旁一起吃年夜饭的幸福神情聊以自慰。久远的记忆温暖心田,幸福地回味着,祈盼来世我还能做他们的孩子,和他们一起守岁,过年,吃“鸡把腿”。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