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查看: 11409|回復: 44
收起左側

爱已随风而去——演绎中国郝思嘉与白瑞德的爱情传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8-3 22:33: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北方小城一个普通女人写出的80集知青情感电视剧本《爱已随风而去》
作者根据自己八十余万字的长篇小说手稿改编
一部中国郝思嘉与白瑞德的爱情传奇
再现蹉跎岁月动人心魄的浪漫与激情
      全剧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动荡巨变的社会现实为背景,以性情类似思嘉的平民女子刘英茹为主线,讲述了北方小城几对知青鲜为人知的爱情纠葛。几度悲欢离合、爱恨交织,几番情词误会、痛悔彻骨,直至《爱已随风而去》。发表在中国原创剧本网。
發表於 2009-8-9 21:56:54 | 顯示全部樓層

请小路幽静女士

:) 能否把网址贴上来,让我们也去捧捧场,见识一下您的大作。
 樓主| 發表於 2009-8-10 01:00:49 | 顯示全部樓層

谢谢支持------

写作使我感到快乐,朋友的支持使我感到更加快乐------

中国原创剧本网址http://www.goldstage.cn/
發表於 2009-8-10 20:52:21 | 顯示全部樓層

谢谢小路!

剧本网的简介看了,但是内容如何寻找呢?我正琢磨着那是怎么进去的?:L
 樓主| 發表於 2009-8-10 22:02:57 | 顯示全部樓層
您先想办法进去,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先把简单的故事梗概发到这里------
發表於 2009-8-12 09:27:12 | 顯示全部樓層

谢谢小路女士

非常感谢,若能够把小说在此连载,相信更多的人可以有机会拜读。故事的浓缩也很好啊!:handshake
 樓主| 發表於 2009-8-12 20:00:27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6# 的帖子

剑艺先生:您好!
    实不相瞒,我才刚学会用电脑,打字速度很慢,因小说篇幅太大,又是手写稿,我还没时间打出来。目前我正着手该小说的剧本改编,才写到第十九集。过几天我会把小说的故事梗概发过来------
發表於 2009-8-15 00:46:09 | 顯示全部樓層

谢谢!!

:$
 樓主| 發表於 2009-8-15 20:08:34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8# 的帖子

我刚学会自己发帖子,可是字数太多了发不过去怎么办呢?
 樓主| 發表於 2009-8-15 21:33:51 | 顯示全部樓層

《爱已随风而去》故事缩编

原创长篇小说《爱已随风而去》
一个普通女人历经二十年的呕心之作
一部中国郝思嘉与白瑞德的爱情传奇
再现蹉跎岁月动人心魄的浪漫与激情
全书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动荡巨变的社会现实为背景,以性情类似思嘉的平民女子刘英茹为主线,讲述了北方小城几对知青鲜为人知的爱情纠葛。几度悲欢离合、爱恨交织,几番情词误会、痛悔彻骨,直至爱已随风而去------
《爱已随风而去》故事梗概  作者:小路幽静随梦飘动
上部:初恋
1)娇小、美丽而任性的刘英茹生长在一个多子女的大家庭,她父亲刘满良是解放前逃荒到宝鸡的“河南蛋”,母亲庄一英则是知书达理的南方淑女。不过,庄一英何以从遥远的扬州来到北方小城宝鸡一直是个谜。
英茹的童年是在马道巷老院度过的。在那个素有小河南之称的马道巷,英茹是一个快乐骄傲的小公主。她8岁那年举家搬迁,在工厂家属区这个新的环境,河南人颇受歧视,她变成了一个伤感自卑的灰姑娘。
英茹恨透了被人看不起,她不与同学来往,却偏偏与“流氓”的女儿孙明霞情同姐妹,并让哥哥刘英杰打跑了那些胆敢欺负孙明霞的坏男生。
1975年初春,16岁的刘英茹高中毕业,她鼓动孙明霞一块去秦岭深山插队,但孙明霞第二天却变卦了。更令她懊恼不已的是,一向与她结怨颇深的同学杨丽华与她分在了同一个知青组。
知青们上山打柴,体力不支的英茹在背柴下山的时候掉队了。黑黝黝的半山腰空无一人,她听见身后有“刷刷刷”的声响,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失去了意识。待她恐怖地睁开眼睛,看见的并不是大灰狼,而是一个大男人。月光昏暗,她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一双黑亮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眨动着。
他是潘队长的儿子潘瑞军。
次日中午,英茹来到河边洗衣服,潘瑞军从河的对岸一蹦三跳踩着石头过了河,径直向她走来。他十分健谈,幽默风趣,逗得她阵阵发笑。可当他看着她略微浮肿的眼泡,随口说出了女人身上难以启齿的事,她便认为他太不正经了。他则脸上挂着坏笑说:“是呀,我不正经的连婚都结了,还能不清楚女人身上的事。”
她吃惊地望着他,心里颇不是滋味。
:handshake
 樓主| 發表於 2009-8-15 21:37:37 | 顯示全部樓層
2)从此,英茹竟没来由地对潘瑞军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依恋,并且像小时候稀罕别人手里的东西那样稀罕起潘瑞军来了。她认为他就是自己梦想和崇拜的那类高大英俊、豪侠强悍的男子汉,是足以给她安全与呵护的。
但是那时,她对潘瑞军的过去一无所知。潘瑞军是天生的捣乱分子,他小时候指使男生扒女生的裤子,在县中学上学的时候经常打架闹事,还跟一个家在县城的女同学谈恋爱并砍伤了人等等都曾轰动一时。长期以来,潘瑞军一直梦想着成为城里人,后来他终于有机会当了兵,却不知所为何事一拳打断了指导员的鼻梁骨,也将他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彻底打断。他回村继续当农民。
一天,以凶狠好斗称霸红光沟的老知青黄小五来到红光村知青组,他见英茹趴在桌子上抄《第二次握手》,便上前与她套近乎,还说要把那本神秘的《少女之心》借给她们看。
黄小五成了知青组的常客,杨丽华见黄小五向英茹献殷勤心生妒意,她热情的迎合黄小五,并在黄小五被派出所扣留的时候前去探望。
黄小五和男知青董宝巨深更半夜拖回来一条狗,两人连夜将狗剥皮跺块,直到第二天早上还在锅里炖煮。知青们下早工回来没法做饭,只得饿着肚子去上晌午工了。
董宝巨和黄小五结拜,杨丽华讥笑他俩是梁山草寇,黄小五戏称杨丽华是压寨夫人,三人吃饱喝足,董宝巨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杨丽华和黄小五钻进女知青屋里搂抱在一起。
1976年元旦,知青组的柴禾烧得一根不剩,大家饿着肚子躺在床上不去打柴,组长朱永康被迫同意分灶。杨丽华仗着黄小五撑腰抢占了灶房。男知青兰晓兵一直暗恋英茹,并提出与英茹合伙做饭,英茹婉言拒绝了他。
山坡上的雪还没融化,天空又下起了鹅毛大雪,英茹和女知青王红云将各自的泥炉子搬进屋里做饭,屋里烟雾腾腾。坐在被窝里织毛衣的姚兰被呛得不愿意,王红云和她吵起来,两人越骂越难听,姚兰顺手端起一盆水泼到王红云身上,成了落汤鸡的王红云发疯似的冲上去和姚兰打起来。
英茹帮王红云烤棉袄,刚才王红云和姚兰扭打在一起使她想起了自己在学校和杨丽华扭打在一起的情形。她突然有些害怕,害怕那样的情形再一次重现!
为了给杨丽华过生日,黄小五和他的两个哥们一下偷了五只鸡。次日早上,家庭成分是地主的冬梅姑娘哭丧着脸来知青组找她家丢失的老母鸡。在英茹的指点下,冬梅进灶房找到了她家已经断气的两只老母鸡。杨丽华破口大骂英茹,还挖苦英茹找了个有妇之夫的农民做靠山。英茹不甘示弱以牙还牙,两人扭打在一起。黄小五一手一个把她俩拉开,并将英茹推倒在地。
:handshake
 樓主| 發表於 2009-8-15 21:39:43 | 顯示全部樓層
3)杨丽华在男知青屋里兴高采烈地过生日,英茹则躺在床上痛哭,这时潘瑞军来了,他听完英茹的哭诉怒不可遏,冲过去一脚踹开男知青房门。黄小五棋逢对手,经过几十个回合的激烈打斗之后,潘瑞军终将黄小五打趴在地。
春节到了,大年初一英茹和孙明霞相聚。两人来到渭河滩,滔滔不绝谝下乡的事。英茹问孙明霞看没看过《少女之心》?问女人和男人在一起怎样会怀孕?小孩是从哪儿生出来的?孙明霞笑英茹无知,然后贴在英茹的耳根一一告诉了她。英茹总算搞懂了困扰多年的问题,但她发誓说自己以后绝不生孩子。在英茹的追问下,孙明霞承认自己和同队知青陈江恋爱了。英茹担心憨厚老实的孙明霞上当受骗,提醒她要多留点心眼。
庄一英为英玮(英茹之姐)找对象的事着急,全家人趁回马道巷老院拜年之际,骗英玮相亲。
杨丽华怀孕了,她没能瞒过母亲冯桂芝,只得坦白了一切,并哭着说自己不想活了。冯桂芝痛心疾首,她说黄小五家是河南蛋,兄弟子妹八个,父亲外号叫“黄邋遢”,母亲整天捡破烂,绝不能让杨丽华找这样的人家。杨丽华听从了母亲的规劝,决定与黄小五分手。
十五过后杨丽华回队,她以为自己怀孕打胎的事人不知鬼不觉,并暗自庆幸不致出乖露丑。她向黄小五提出分手,黄小五凶相毕露持刀威胁。杨丽华急中生智,采用缓兵之计暂且脱身。
英茹的柴烧完了,她壮着胆子独自上山打柴。一条大花蛇向她跟前滑行,她惊恐绝望地惨叫“救命”。正在山上打猎的潘瑞军赶来,他准、快、恨地伸手抓住蛇头,猛摇了几下将蛇扔下山崖。他拉她起来,她一经站起身便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哭泣起来……这以后,她竟毫不怀疑地认为瑞军已经属于她了,她甚至自信的断定,瑞军不久就会和他的妻子周春花离婚了。
一天,英茹生病没去上工,潘瑞军提着一只剥过皮的野兔来看她。提前下工回来的杨丽华看见英茹和潘瑞军搂着亲嘴,以为抓住了英茹的把柄。
黄昏时分知青们下工回来,英茹将炖熟的野兔肉分给姚兰和王红云吃,杨丽华骂骂咧咧出去,然后在男知青屋里指名道姓骂英茹是野鸡、破鞋、胡搞……英茹将杨丽华怀孕打胎的事抖出来还击。羞愧难当的杨丽华疯了似的向英茹扑过去……
:handshake
 樓主| 發表於 2009-8-15 21:55:33 | 顯示全部樓層
4)次日早上,英茹躲在屋里不敢去上工,她以为杨丽华肯定把她和潘瑞军亲嘴的事传的满城风雨了。潘瑞军来找她,叫她不要怕,说他已经把事情摆平了,还说周春花让她去家里吃饭。英茹悬着的心放下,但她对潘瑞军跟周春花说的那句“我是看不惯杨丽华欺负她才帮她的,我一直把她当妹妹”耿耿于怀。
英茹来到潘瑞军家吃饭,土炕上并排放着的两个圆轱辘绣花枕头令她心里酸溜溜的颇不是滋味。潘瑞军送她出来,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委屈和怨气,痛骂他是骗子流氓,要与他一刀两断。
杨丽华找到黄小五,两人和好如初,黄小五发誓要为杨丽华出气报仇,还说定要把潘瑞军给废了不可。
因父亲住院回家两月之久的兰晓兵返队,他不仅带来了天安门反革命暴动和唐山大地震的惊天新闻,还带来了宝鸡也要发生大地震的可怕消息。英茹匆匆赶回宝鸡,只见工厂家属区密密麻麻搭满了防震棚,人们皆处于等待地震的惊恐不安中。
地震警报解除,但接踵而至的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噩耗: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了。庄一英泪流满面做白花让全家人戴孝,她还破天荒讲起了她何以从遥远的扬州来到宝鸡的情形。不过她隐瞒了自己在当家庭教师期间的那段初恋,或许正是那段令她心碎的初恋,才促使她嫁给了目不识丁的刘满良,并甘愿和这个大老粗厮守一生。除此之外,她还保守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十一过后,英茹回队,没想到一场灾难正等着她,杨丽华造谣说她怀孕回宝鸡打胎去了。
英茹绝望忿恨,不再犹豫。纵然她浑身上下长满嘴也无法说清楚了,索性就豁出去了。因为她绝不能在失去名声的同时再失去爱情,否则的话自己宝贵的名声岂不白白失去了?那样就太吃亏太不划算了。
英茹跑到后山坡找到了正在犁地的潘瑞军,她想诱导他主动说出离婚的话没奏效,便自己勇敢地说了出来。然而潘瑞军的回答却令她目瞪口呆尊严扫地,她疯了似的将他脚踢,指抓、拳打,恨不得杀了他……直到他给了她一阵粗暴猛烈的摇撼和一记清脆的耳光,她方被他的凶悍镇住了。

 樓主| 發表於 2009-8-15 22:27:11 | 顯示全部樓層
5)英茹和潘瑞军公开好了,她倔强地昂着头,用藐视一切的
眼光面对众人,全然一副无所畏惧的勇者摸样。村里人几乎被她气了个半死。

或许连英茹自己也难以相信,谁知在这暂短的两年途程中,她的变化是如此惊人。那个扎着两条麻花辫、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的单纯小女孩,那个对诸如破鞋之类的坏女人深恶痛绝的正经姑娘,怎么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目张胆地干起这种强抢别人丈夫的行径来了呢?
潘瑞军在知青房遭到黄小五的暗算,被砍成重伤。英茹与周春花在医院门口狭路相逢,周春花破口大骂,并抓伤了英茹的脸------
四面楚歌走投无路的英茹决定自杀一了百了,但就在她准备跳河的一瞬间猝然猛醒。她想自己为什么要去死呢?要是这样死了不仅吃得是大亏,而且是哑巴亏,更让亲者痛仇者快。所以她绝不能一死了之。
“我要回家……”她一路重复着这几个字,到了火车站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她硬着头皮上了火车,幸遇一个名叫赵宝亮的知青方躲过查票。
英茹回到家,谎称自己被小偷抢走了书包抓伤了脸。她多想像小时候一样扑到母亲怀里哭诉委屈啊,但是她拼命忍住了。
春节快到了,英杰从眉县回到家,他此番情绪异常沮丧,闷头倒在床上谁也不理。在家人的追问下,他道出了实情。当解放军是英杰从小梦寐以求的理想,这次征兵他目测、体检、政审都通过了,本来已经稳操胜算,却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孙明霞来找英茹,她面容憔悴、眼泡红肿。她怀孕了,却被招工出去的男朋友陈江甩了。眼看孙明霞吃如此大的哑巴亏,英茹不能坐视不管。在绞尽脑汁搜索枯肠了一夜之后,她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她和孙明霞找到陈江家,官复原职的陈父答应了英茹提出的条件。
英茹陪着孙明霞来到石坝河卫生院找张璇阿姨,因明霞已有四个多月的身孕,张璇说做掉恐怕有危险。明霞苦苦哀求,张璇看着明霞泪眼婆娑无助绝望的可怜样,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她深知一个大姑娘怀孕是多么可怕、可耻、可羞……她冒险给明霞做了手术。
张璇留她俩住下,晚上三个人挤在热炕上聊天,张璇说她们已经长大了,她现在可以告诉她们当初自己为什么会被游街批斗了。那是一段以柏拉图式的浪漫开始,却以唯一的一次肉体结合从而宣告结束的凄美爱情。

 樓主| 發表於 2009-8-15 22:28:56 | 顯示全部樓層
6)英玮在外面听到了有关英茹的风言风语。面对姐姐和母亲的质问,英茹面不改色断然否认,并编出了一段她与潘瑞军如何清白的故事骗过了她们。
春节过后,英茹忧心忡忡地回到红光村,她想自己非得与潘瑞军分手不可了。然而,她一经看见他,一经与他那双黑亮的眼睛相对视,心里便只有他了,之前母亲对她的种种教诲也被她一股脑抛置脑后了,“什么名声、良心,统统见鬼去吧!”
招工的消息传到知青组,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姚兰和王红云争得你死我活,王红云拿出父亲临终前留下的遗书给村里人传看,姚兰则偷偷去潘队长家送礼------次日早上,王红云跳进冰冷的河里救出了落水的小顺娃。潘队长说要上报公社,好好宣传王红云的先进事迹。王红云一边写先进事迹材料,一边沉浸幻想着美好的未来……但人算不如天算,王红云被警察以杀人未遂罪带走了。
一个狂风肆虐的风雪之夜,英茹因害怕不让潘瑞军离开自己,但第二天她便后悔莫及了。她想自己这下可真的成了和杨丽华一样的“破鞋”了,甚至比杨丽华有过之而无不及。倘若母亲知道她甘愿当一个不规矩不正经的坏女人,母亲不被气死,也得吐血背过气去。她还想起了小时候游街批斗那些“地富反坏右”的情形,挂着破鞋大牌子的罗美娟、张璇、以及洪静老师的脸交替在她的眼前出现……她们无一有好下场的!那么,她会有怎样的下场呢?不,她不是她们,她才不会像她们那么傻的,她即不会像罗美娟那样去自杀;也不会像张璇阿姨那样选择离开爱人独守终身;更不会像洪静老师那样未婚先孕生下私生子。她已经付出了自己的全部,潘瑞军必须离婚,她只有看到他离婚的事实才能确信他是真的爱她,才能求得心理上的平衡,才能印证自己没有白白付出,没有吃亏上当。在她的爱情字典里,是断然不能有半点的欺骗行径的。她撵走了潘瑞军,给他下了最后通牒。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