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查看: 2438|回復: 3
收起左側

悼馮建中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1-13 11:37: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悼馮建中
馮建中走了,你走得那麼匆忙,連讓我們去見你最後一面,鼓勵你同病魔搏鬥的機會都沒有。那麼多的遺憾,只有在悼念和回憶中宣洩。 最後一次見到馮建中,是在兩個月前。當時我們香港知青聯出版了新的一期會刊。我約馮建中見面,把幾十本會刊交給他轉派發給我們農場宣傳隊的知青朋友們。他是我們宣傳隊的隊長,現在仍是。他忙,我也忙,所以是趁他到廣州鐵路文化宮參加老幹部合唱團排練時見他的。他在電話里說:“過來吧,可以看看我們的排練,順便可以見到你21中的老同學張堅東,她剛剛考試被錄取參加老幹部合唱團了,是我介紹她來的。 “好啊!”我很高興,可見到老同學,又可以看到他退休後仍然活躍在文藝舞臺,當然是由衷地高興。張堅東其實比我大幾届,是馮建中的同班同學,只是我們曾經在文革期間學校的宣傳隊朝夕相處了一段時間,所以熟悉。誰知道這就是我跟馮建中的最後一次見面。大哥啊,你正值壯年,身健力壯,剛剛退休,心愉筆健,怎麼能說走就走了呢? 很小就認識馮建中,當年我才十四歲,參加學校21中東方紅宣傳隊,是兩個一男一女初一雞參加宣傳隊的小隊員之一。馮建中是高中生,高過我們整個頭,他是我們的大哥兼領導。說是大哥,其實也才十來歲,也是個調皮的學生哥。當時我們宣傳隊的駐地是北京路的省財政廳,二十多號人全部都朝夕相對,住在一起。記得一次宣傳隊發服裝,就是當年最“潮”的解放軍陸軍裝。他像個小男孩一樣衝過去搶先挑選,要上裝是四個口袋的軍官服,帽子挑了一頂不對再換一頂。結果當然他那頂最“有型”,也是最“新”的。我們尤其是我這個最小號的隊員,早已經知道那些軍裝沒有一件是會“合”我身的,只有穿回自己那身“A貨”定制假冒軍裝的份。所以就在一旁看熱鬧,最後有人還增送了一個臨時外號給馮建中,叫“貪靚王”。那時候起花名也是個“潮流”,比如有另外一位初三的,我們叫他“唔蝕王”。有時候滿足感是很簡單的,當年一頂好的軍帽就可以令人開心好幾天。 上山下鄉,到了農場。馮建中早就是團宣傳隊文藝創作的骨幹。我69年調到團部宣傳隊創作組,整個政治處只有他是原本就認識的。當時年紀小,不喜歡政治處呆坐在那裡的枯燥工作而鬧情緒,要不是馮建中和當時也是創作組的張力勉勵挽留我,這個小音樂家早已經溜回連隊耕田去了。 馮建中是個穩重的人,他的文筆四平八穩,所以在團宣,師宣創作組中都是中流砥柱。在他筆下創作的大部頭作品不計其數,偶爾也有非常精彩生動的作品,在我們香港知青聯會刊和粵海知青網出版的知青紀念上山下鄉四十周年文集中,他的一篇《蛇趣》就讓人捧腹,令人開懷。 知青回城,我也離開海南到香港。之後雖然少了聯絡,但是每年宣傳隊的聚會活動,都是在馮建中的號召組織下聚集。此事歷久常新堅持幾十年,令我們這些朋友們雖然天各一方,仍然毫無隔閡,如此熟悉。 近年知青的活動逐漸活躍,回憶文章和各種文藝活動開展頻繁。去年馮建中還組織了我們團宣傳隊原班人馬百忙之中抽空參加了粵海知青網組辦的知青文藝大匯演。為排練組織、提供場地、安排演出都作了極大的貢獻,隊長,你的權威是永恆的,當之無愧。他的離去,頓使我們失去了一位摯愛之親,良師益友。 知青是新中國建立以來歷史的參與見證者。在退休之後,好應該發揮餘熱,為歷史寫下回憶錄,以獨立之身留下一些歷史的蹤跡。可惜的是許多這樣有才華的人才英年早逝,真是造物弄人,遺憾。有論說,知青是文革的參與者和主角,記述歷史的重任責無旁貸。我本人並非文才,亦冀望憑一隻禿筆給歷史留下些什麽。新中國六十年,無數人寫下了各種史記。多數都記錄了施暴者成王敗寇的“主流”之言。這包括當年紅衛兵之各種回憶。我覺得,應該反思的是,為什麽那些被侮辱的和被屈辱的,沒有說話的一片凈土、一塊方地。我希冀,知青群體中的文筆出眾者如馮建中等等,能發揮他們的才能,替那些冤屈的忠魂寫點什麽。可惜,馮建中們,也許壯志未酬身先死,陸續離我們而去。 還在世的知青們,其實,我們不僅僅需要為自己人寫些什麽,更應該放開視野,為別的群體寫些什麽。試比較一下,那些被人們遺忘了的千萬國民抗日英雄、那些被人們遺忘了的人文風骨的知識精英、那些歷史中浮沉的各路風雲人物,何時可以正名,還其歷史真正的本來面目。
 樓主| 發表於 2011-1-13 12:06:01 | 顯示全部樓層

馮建中告別會

馮建中告別會時間2011年1月16日早上11時30分仙鶴廳。 地址:廣州市天河燕嶺路418號 廣州殯儀館,即銀河園
發表於 2011-1-17 11:30:57 | 顯示全部樓層

麗珠從美國的來函

走得这么快,这么急。可惜我上次回国时没有看见他。什么病?两个月前还好好的,怎能如此? 我不能赶去道别了。见到佩文时,替我向她问好。怎么上回也没见到她? 丽珠
發表於 2011-1-17 11:32:06 | 顯示全部樓層

鄧衛華先生從美國的來函

超毅友: 昨天我没开电邮。今天才知道这个沉痛的消息。 冯建中曾经是活跃在海南的兵团五师的知青文艺工作者, 是西流农场及师部创作组的得力的文艺创作人员,当年他的作品鼓舞了农垦战士前进,如今他离开我们了。他的严谨的工作态度、丰硕的成果和顽强的精神永远留在这个世界。 愿冯建中一路走好。请代我向冯建中的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邓卫华, 2011年1月15日 于美国 纽约。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