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查看: 2285|回復: 0
收起左側

啊,香港!【粤海知青网 heiyi】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1-28 19:59: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啊,香港!

【粤海知青网】heiyi

    以往到香港,要么是公干或带比赛,匆匆来,急急走。要么就是跟着旅游团,走马观花地被旅游;蜻蜓点水般游走于金铺、店铺;疲惫于景区和规定线路。来时兴冲冲,去罢气冲冲。往事不提也罢。

    这次港游,几位同事好友,讲好是逍遥而往,我倒是带着那休闲耍乐的心境。

    不知哪个同事提出为了避开过关的蛇饼(人龙),7点在东站集合,并有言在先,谁迟到,包中午一餐。我不及细想,一口答应。谁知睡前调闹钟,才发现要准时,竟要五时三刻必须装点完毕。这几天寒潮突袭,此时躲在被窝,何等惬意。唉,如此早起,有如作贱自状,可真苦也苦也!

    从家七转八转,到集合地点,时间就差几分钟。一众人见我,露出失望的表情。我暗自得意:“不好意思,让你们给受惊了”。我黄了他们一下。

    “呸!谁受精啦”雌性同胞品出咸味了。

    说起坐火车,我也算落伍了。这“和谐号”本人是第一次蹬踏。但一个小时到深圳,却比想象中要舒坦得多。时间过得好快,闭一闭眼时间,说到就到了。

    从罗湖车站到关口,一条长长的过道,不时间涌出一条条人龙,好不壮观。我们八九个人,随着人潮,都拖着一辆帆布拖车(除了我),我奇怪地问:“喂,今天出的是什么团?”“嘻嘻” ,队伍中的姑娘们捂着嘴,笑着答道:“我们去扫货啊!”

    几十岁人了,我最怕的就是逛商店。以前跟老婆到商店,我总是说: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

    这次“死啦,上了贼船了。”我暗暗叫苦。

    过关了。论做事,大陆人手脚麻利,在关口,不到二三十秒,就过了。倒是香港同胞那边,海关人员慢条斯理的,每个人像吃了担猪油般:“管你长长的蛇饼,我自慢悠悠”。十多米的距离,在浑浊、吵嚷中熬了3、40分钟。我心中自然恼怒,真想发誓今后再也不在踏上这鬼地方一步。看着这一厘米一厘米的移动,此时真想走过去,对着那白净的、油头粉面的四眼仔大喝一声:“喂,你仲还想唔想捞架!”

    人家说节前都是这屌样。大陆灿打仗般冲进去,又难民般涌出来。大袋细袋,大车小车,好似恨不得把整个香港淘干才作罢。从踏上从罗湖过关到轻铁,到尼敦道,到旺角的旅馆的电梯,到旅馆的房间,只有用一个字来形容:“挤”。

    挤,是人多。满街人头涌涌,挤,是窄小。在小旅馆,一部电梯只可站五个人。

    见到那小格子般的三人房,要住进我们三个大男人,挤在一间连转身都得提胸收腹,紧贴一起的又潮又暗格子里。我怕的不是窄,而是受不了一躺下,送到嘴边的是其他四只腿——有如死鱼般腥臭与死老鼠的腐肉的混合臭味在狭小的空间中弥漫。我决定,花多一倍的钱,自己开房。

    扫货的亢奋,使女人的疯狂、贪婪本性彻底裸露。谁都顾不得那淑女与矜持。从惠康、万宁、百佳到什么xx良品、药房、海味铺;一罐罐,一包包的往帆布车仔上扔。港纸才8.5折,再打8.5折,不要说大到克宁奶粉,小到乌东、公仔面,甚至连辣椒酱也想捎上一瓶;哈哈,香港有什么特点,就是两个字“便宜”!便宜,便宜,看那气场,人们真是想把整个香港抱回去。

    扫货的战斗打响后,如一往无前的厮杀,下手之狠,给钱之慷慨,出血之大无畏,居然感染了我。便宜二字洗脑般地清空理智,有如喝了迷魂汤。原来购物是如此之爽。一股快意从丹田冲出脑门。妈 的,老婆叫我忍手的告诫随手扔到伶仃洋去了。

    我的的加入,使扫货部队提早进入到白刃战状态。

    姑娘们说:“管他呢,反正有卡”。

    原来真的是:一卡在手,什么都有!

                                             (待续)

(二)

    想不到在香港饮茶会比广州便宜。这不得不使我产生极大的感慨。

    80年代到香港,饮餐早茶,一百多元,令我咋舌。20多年后在港8个人喝餐茶,也是一百八十多元。点心小点的标价竟然只是4.5元。中点也只是6元.。埋单的时候使席上的众人惊呼:“哇,比我们单位附近那间兜鍪嘢还要便宜。”


    香港是一个“避税港”人所共知,在香港,税种少,税率低,税负轻。造成了众多的日用品和其他物品价格较大陆低,两地物价也出现了倒挂的现象。要知道,香港的最低工资是7000元。这个自由港,造就了文明与繁荣的奇迹。

    但不得不说,国内的物价暴涨,已与正常的经营成本脱钩。内地的物价飞涨,其实反映出许多人为的痕迹。如疏于监管,行政成本过高,商家乘机哄抬、囤积、官商勾结等等现象,直接推高了大陆的物价。直至刺痛了我们总理的心。现在虽说出台许多措施,可效果都只是挠挠痒的一般。要彻底把物价,房价降下去,关键是要遏制资本的利益,利益集团的利益,解决垄断资源和掠夺利润,才是遏制楼价暴利,物价飞涨的正道之选。

    行走在香港的街道,我有点惶恐。实在不知自己会在不知觉中“咳吐”。那天在炮台山出站,喉咙一痒,咳吐一声,马上招来周围异样的眼光。吓得老子赶紧把即将喷出口的粘性物质活生生的抽回腹腔。香港法例之严,早有听闻。随地乱丢、乱吐的处罚,比我们抓住一个惯偷的处罚要严。但国人习惯厚道,教化,凡事以劝导为先。不象国外以法例约束。如香港,大条广告:“乱丢乱吐,罚款三千或入狱半年”。毫无情面的余地。

    一早起身到楼下卖报纸,听到吵架。广州人的潜本性不禁停低“八下”。原来是邻间争吵。细听之,一女人指责另一人占地不该在通道摆放杂物,并指出若不马上收敛即时报警。在香港,我最欣赏的就是人们的公民意识。这是一种文化素质的体现和公民体现自我(现代人)素质的体现。踊跃参与社会事务,自觉遵守社会公约,即使是小到好似路人等红灯、汽车在斑马线前自动减速礼让行人这些般小事。

    公民意识、法例、职业反对派,使政府在行使公权的时候不断的受到质询和质疑,官员们不停的被媒体放大曝光。但正是这种公民的强势参与,监管着政府不得行差踏错半步。我们意识中强势的政府威权在香港不得不沦落到像一个“弱势群体”。政府里,寡少集团利益和利益政治,政府只是以类似公益型权力而服务于社会民生和公共利益。

    漫步在香港街头,香港虽然处处洋溢着繁荣,但到处是报亭、书刊,街头上还残留着政治性的幅条,你会感到小小弹丸,要求自 由、民 主的诉求 使香港呈现出多元的魅力。正是这些异见之人,使社会增加了许多活力。

    在报摊,翻开一两本书刊,许多小道消息,感到新奇。也有许多是涉及国内事件的。唉,流到海外的那些人,除了咒骂,还是咒骂。中国的问题,不是大骂几句就可以解决。反倒是近些年国内的许多知识界的有识之士,对中国问题的研究的深入揭示不乏蛮有见地的。而外面那些什么斗士,呵呵,一伙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起来,那风波只有一个可取之处,就是它的失败,以失败告诫后人。


    这几天,行走于街市小巷,香港的变化,使我的思考库中有所更新:人类(人群)在为生存和生存得更好,不断地寻找着适应生存的方式。各地域的模式不同,但只要是创造出有利于生存和相互生存的条件、环境,这就是人们为之奋斗的生活的目标。

    宜居、宜行,香港,!不错!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