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查看: 1739|回復: 1
收起左側

万事一个“了”字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5-6 22:11: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1126日晚,接朋友来电,说是曾定乾了了死了?!我大吃一惊,急忙反问。是的,今晨五点零七分走了的……”我握着话筒,半天回不过神来。曾定乾下乡时身体单薄,个头矮小,绰号曰小点子,点子虽小,却切不可小觑。记得一周前与定乾在寿宁寺茶叙时,他海阔天空、纵横驰骋,言教务之琐事,谈儿女之烦恼……虽身患严重肺心病,但言谈吐举,慷慨激昂,拍案顿脚,直抒胸臆,一说起话来,谈锋机敏,滔滔不绝,如舟行大江,一泻千里,仍不失当年校长风采。朋友们都劝他:心平气和、注意保养,戒烟戒酒,延年益寿。他虽气喘吁吁,点头称是,但过度亢奋,哪里控制得了?临别时,路过寿宁寺大殿前,我与他相约明年夏天去青川避暑之事。他停下脚步,双手叉腰,直着脖子,边喘边说:这次回来…………我把该了的……都了了。明年……明年就没事了……” 呜呼!想不到了了二字,竟成谶语!哀哉曾定乾!痛哉小点子!! 记得幼时随祖父去成都文殊院,听祖父与文殊院方丈清定法师谈禅。清定法师指着观音殿廊柱两旁的禅联说:人生百年,事事万千,无非一个字。祖父听了,连连点头。当时年幼,哪里听得懂法师话中的禅意?不过,这幅禅联上联文字浅显,很有几个字,所以当时就记得,好象是:见了便做了、做了便放下了、了了有何不了。 其实新都宝光寺有一联很有禅意:“世间事,似了非了,了又未了,何如以不了了之。”以前读这楹联,似懂非懂,后来读康熙、雍正的《御批奏折》,里面有很多御批就是三个字:知道了。乍一看,有点莫名其妙,掩卷想想,觉得再英明的皇帝也有耍滑头的时候。可现在我才明白,批得实在是好,之所以好,好在十分得体。首先,股肱重臣、封疆大吏的奏折,是他们觉得必办、急办的事情,但到了康熙雍正这儿,未必件件是必办急办的事儿。为什么呢?因为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周遭的环境不一样,考虑问题的角度也会不一样;其次,即使必办急办的事儿,也要分个轻重缓急,绝不能一古脑儿挤在一起办;另外,办事特别要讲究一个“时机” 问题,火候不到,饭要煮成夹生饭,时机不到,好事也会办成坏事。所以皇帝老倌儿为了不使臣工寒心,在奏折上批“知道了”,应该说是十分高明的。说实话,“知道了”就是“似了非了,了又未了”,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历史时机不成熟,那就只有选择“不了了之”了。 人们随着年岁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会对同样一句话有不同的理解。黑格尔曾经说过“同一句格言,从年青人口中说出,总没有饱经风霜的成年人的智慧中所具有的意义和广袤性。”就说我对“了”字的体悟,也是随时间的推移,一层进一层、最后再进一层的。读书时,学习“了”字,仅仅只把它当作是一个时态助词,主要放在动词、形容词后面,表示动作已经完成;从学校出来后,堕入滚滚红尘中,早已遍尝人情的冷暖和世态的炎凉。当苦到极点、痛到难熬的时候,我便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个“了”字,我想,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会过去,一切的痛苦和耻辱都会被时光的流水冲洗得淡淡的,淡到不留一丝儿痕迹……后来读到苏东坡发配到黄州时写的诗:“事如春梦了无痕 ”,觉得简直是在抒发我的感受。过了就了了,就放下,毛泽东不是说过“放下包袱,轻装前进”么,只有轻装前行,才不会被社会所逃汰。于是我便有意无意地学会遗忘,希望忘得于干净净,继而活得轻轻松松。 然而曾定乾这次回故乡,到德阳,赴成都……对帮助过他的朋友,一一感谢。诸事了了,回家三天,便溘然长逝,不得不令人感慨系之,也让人深思良久……的确,这个字绝不仅是表示动作完成的时态助词;也不仅仅只是“放下”、“遗忘”的解悟;这个“了”字它还蕴含着不同的生命个体对其生存价值的解读!定乾以他生命的最后10天,挣扎着三步一捱、五步一歇,到朋友家中登门致意,虽一袋蕨莱、一包木耳,价值菲菲,却也承载着他的情意,承载着他对生命价值的理解!对于他来说,“了了”不是遗忘而轻松,而是牢记和回报!想到这里,我不禁深感自己对“了了”二字体悟的片面和肤浅。 朋友来电,说是定乾葬礼十分风光,各级领导、亲朋好友、全校师生共有400余人参加了追悼会,花圈收到80多个,挽联挽幛挽辞挂满整个礼堂。《悼词》中说他加强学校管理、提高教学质量、新建倪萍书屋、献身山区教育……都做出了重要贡献,是一个扎根山区的好知青、好教师、好校长!追悼会结束后,几百人抬着花圈,举着挽幛,浩浩荡荡把他送回第二故乡——遥林山新房梁安葬…… 人生一世,南柯一梦,万般活法,终竟了了。话说得不错,很有禅意。但如何“了”?怎么“了”?却大有讲究。记得117日,定乾给我打电话,建议老知青都写一篇文章,题目暂定为下乡中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说是今后集集出书,传之后代,告之别忘父辈“身居茅屋胸怀世界”、“广阔天地大炼红心”的峥嵘岁月。我是深以为然的,并建议尽快动手,不要等、不要拖!他在电话那头说:“放心放心,你急我比你更急……” 仅仅20天,话音犹在耳旁回响,斯人已然乘鹤归去!!这又应了中国那句老话:“天下事,似了非了、了又未了、何如以不了了之”。难道对定乾生前的遗愿,我们也要“不了了之”吗?我想,用青春和热血滋润过这片大山的知青们,是不会让躺在遥林山上的“小点子”等得太久的…… 苍凉人 20075
發表於 2013-5-13 11:22:09 | 顯示全部樓層
苍凉兄,谢谢你!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