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查看: 471|回復: 0
收起左側

原创散文:蓬莱东江赛仙境 不辞长作林邑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4-18 10:18: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蓬莱东江赛仙境  不辞长作林邑人      (陈伯钧)

翠谷云烟锁朝阳,虚幻缥缈写意忙;琼露剔透沐芳草,百鸟放歌雀跃欢。12公里小东江狭长的平湖云蒸霞蔚,神秘绮丽,雾霭时移时凝,宛若一条玉带在峡谷中游弋,升腾。荡舟其间,似腾云驾雾遨游仙境,雾漫东江美景享誉国内外。在深圳工作的小妹禁不住诱惑赶着季节回来,姐妹一道去欣赏小东江的晨雾,去感受天下第一漂的刺激,去完成一次勇敢之旅。

蜿蜒的公路与小东江并肩相携而行,两旁的峰峦全是郁郁葱葱的灌木和树林,保护得非常好的森林植被将大大小小的山丘都披上黛绿绒装。贪婪地吮吸着山林里清新的空气,满眼的绿绒朦胧地闪过。寂静的山林里,被汽车喇叭惊醒晨梦的鸟儿,有的睡眼朦胧地东张西望,有的在枝头叽啾歌唱,有的拍打着翅膀欢快地嬉戏,有的钻入晨霭自在地翱翔。

东方的天穹尚未露出黎明的曙光,满天的星斗仍在酣睡,我们已乘车驶向东江,——那去过不知多少回却仍然意犹未尽的旅游胜地。轿车在疾驶,眼睛还弥蒙着瞌睡,心却禁不住雀跃。天色才蒙蒙亮,前面的路突然被小车阻断,晨雾蒸腾的小东江水域到了。好些早到的游人正拿着“长枪短炮”忙着拍照、摄像。急刹车,涌向前去。

小东江水面上升腾起袅袅的白雾,淡淡的、自在飘渺,纵情游弋,像画家不经意间一抹,就让青山玉带缠延,朦胧妖娆,雅致之极。正在惊叹薄雾溟濛的山色美景,却不料愈往前走,景色愈加迷人。脚下步履匆忙,嘴里不住惊呼:好美啊,真是太美了!脑海里闪现海市蜃楼琼楼玉宇云雾缭绕的叠影。

山谷两旁的沟壑里弥漫的全是乳白色的雾气,如流动的浆液翻滚升腾,毫无顾忌地向四周的山林侵蚀着。涌动的雾气流到哪里,哪里便是一派朦胧的意境。乳白色的浆液争先恐后向着峡谷边的山坡慢慢泛滥开去,一忽儿工夫,便将远山遮挡得时隐时现。这如梦幻般的迷朦景致是蓬莱仙阁,还是特技摄影的布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沉浸在奇幻朦胧的静谧中,薄雾旖旎的倩影宛如无数舞动水袖的仙女,在黎明的乳露中翩翩起舞,似真似幻的感觉随着迷雾的浓淡交错升腾,雀跃的惊喜感受驱赶着思想野马风驰电掣般撒欢,急速定格,摁动快门,只想留住每一个摄魂的瞬间。

突然,眼前像动漫似的出现了水墨画的意境:依稀中似有只小船破雾而来,渔夫头戴斗笠,身着蓑衣,悠闲地摇动船桨,朝着山崖下的河岸顺流而下。如同画龙点睛的妙笔,又似画家随性一抹,便激活了恢弘的画卷,鲜活突兀的视觉冲击和优雅动感的画面,给予我们无尽的想象空间和原汁原味的真实享受。

尽收眼底的小东江,水天一色的朦胧意境,似一幅灵动的画卷缓缓打开:似有似无,时隐时现的画面,肆无忌惮婀娜漂移的雾霭,随波逐流跌宕起伏的小船,牵着我们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逡巡。眼前这海市蜃楼般奇幻的景致,完全颠覆了以前工作时常路过的小东江在我心底的印象。恨不能定格所有的美丽和所有的虚无与真实,惊诧、感叹、目不暇接,澎湃着无际的想象。

小船愈驶愈近,画面愈来愈真切清晰,渔夫摇橹的吱扭声和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宛如一首温情的晨曲,由远及近,由近及远,在广袤的山岭间飘荡。惊醒睡梦错愕扑棱的鸟鸣声,将我们徜徉的思绪拉回现实。小船缓缓靠岸,斜泊河畔。片刻,又缓缓地划开一条水路,去向远方。蓬莱东江畔,野渡舟自横;孤舟蓑笠翁,游戈晨雾中。

勾魂的画卷随着汽车的飞驶慢慢舒展开来,由朦胧到清晰。偶尔会有一簇山花或一片红叶点缀在万绿丛中,把那山林衬托得那样鲜活,那样清翠欲滴。当苍翠的青山和蜿蜒的公路被阳光完全揭去害羞的面纱时,一座雄伟的大坝便展现眼前,“一坝锁东江,高峡出平湖”。这座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双曲薄壳拱坝,结构新颖,造型美观,气势雄伟,居世界同类坝型第二,亚洲第一。东江湖有着“东方瑞士”之美誉,81.2亿立方米湖水烟波浩淼,晶莹透澈。

乘快艇在碧波荡漾的东江湖遨游,碧绿的湖水卷起快乐的白浪,和快乐的我们一起奔向前去。晨风拂面,心旷神怡。姐妹齐聚,谈笑风生。感受着东江湖的幽远流长,感受它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宽阔浩淼。舟车劳顿后,我们终于来到漂流的地方,姊妹个个兴奋不已。

东江漂流全程28公里,落差75米,途经108个险滩,最长的险滩长百余米,可容1000人同时下水,每10人分乘一艘漂流艇,身着整齐的黄色救生衣,宛如十朵含苞欲放的牡丹,又似千军万马过长江,有攻城拔寨之气势,早到的游人已整装待发。一行人麻利地穿好救生衣,等待进入航道,被前面惊恐的尖叫声吓得忐忑不已。

顺着陡峭的航道开闸时水流巨大的冲击力,我们乘坐的皮艇猛的冲下长336米,平均坡度5度的人工漂流滑槽,在惊心动魄的尖叫声中感受着最刺激的快乐,皮艇像一块巨石“扑通”“扑通”接连跌入湍急的水流,将我们的身体高高弹起,重重地抛下。紧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打鼓似的“咚、咚、咚”狂跳,脸上却都洋溢着痛快的欢笑。酣畅淋漓的惊恐和快乐掩饰不了胆小怕死的忧虑,惊魂未定,双手死死地拽着皮艇,尖叫着开始了惊心动魄的漂流之旅。

水流湍急,水花四溅,身上早已水淋淋透湿,尖叫着绽开了花朵般笑靥,心儿随着波浪时而沉入谷底,时而跃上浪尖,已无暇顾及什么优雅与矜持。一艇人还未从惊险刺激中回过神来,就听见“艇长”提示:小心!前面到了最大的急流险滩。紧紧抓住皮艇的手又下意识地使了使劲,生怕一不小心发生意外。

突然,一个大浪打来,皮艇猛的一斜,眼看着就要颠覆,刺耳的惊叫声四起。然后,皮艇被浪头猛的一推,“嗖!”的一跳,重重地跌入另一个浪峰。紧张的心就像鼓面,被浪涛“哗”的扬起,“咚”的撞击着,失衡地狂跳,惊恐地欢乐。一路尖叫着、害怕着、紧张着、大笑着,毫无顾忌地张扬着,搅动了一路跌宕的惊恐与豪气,肆虐着满心的狂喜与野性,肆无忌惮地与险滩较量,与浪花嬉戏,与恐惧斗争,与山水同乐。浪花溅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材,膀大腰圆的肌体暴露无遗,不时感到一丝丝凉意,谁也无暇顾及。

同未知险滩的较量与刺激和酣畅淋漓的感官享受都关乎重要的安全问题。双手更用力地死死抓住皮艇,任凭浪花摔打、肆虐。弄湿了我们的鞋袜,浸湿了我们的衣裤,浇湿了我们的头发,直至一个个像落汤鸡似的任凭水珠滴答。面面相觑,眉开眼笑,尽情地释放着本能的野性,放肆地尖叫着发泄内心深处的欢畅、惊恐、焦虑、疲惫、苦恼、忧伤……皮艇随着波浪跌宕起伏,大家随着它前伏后仰、左倾右斜,惊叫不已。本能地尖叫时,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痛快的欢笑。这也许就是漂流带给人们惊险刺激感受的同时,带给人们淋漓尽致的本能发泄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酣畅幸福的享受。

前面的水流平静了些,紧张的心也随之慢慢平静,先后来到的皮艇聚集在宽阔的水域徜徉。突然,旁边皮艇上的先生们用早已准备好的水枪、水瓢向我们展开了猛烈的进攻。开始,我们还矜持着不好意思还击,没想到他们一点客气也不讲,拼着命奋力向我们挑战。来而不往非君子。有备而来的我们开始还有点羞羞答答,顾忌礼貌,最终也顾不了斯文、端庄与羞怯,毫不示弱地展开了猛烈还击。

激战中,有的水枪射偏了方向,有的水瓢泼湿了同伴,胆大者则站立着“英勇”还击。无数的水瓢、水枪,像无数颗快乐的炮弹,大多偏离弹道,不怎么听话地射向对面的“敌人”,炸响了满河满谷的欢笑。呵呵呵,哈哈哈,嘻嘻嘻,喧嚣的“战场”人声鼎沸,个个斗志昂扬,好一幅其乐融融的和谐图画。手忙脚乱一场混战,数队人马不分胜负,个个从头到脚湿漉漉,成了英雄的“水兵”。素不相识的先生和女士们鏖战结束,脸上都露出胜利的喜悦,战利品就是那一身清凉的东江水,是那朋友般的笑脸和意犹未尽的享受,亦或还有找到童真、童趣的快感与欢乐。

漂离枪战的水域,前面的水流更急,险滩更多,心已不像刚漂流那样紧张害怕了。有惊无险的感受使我们真正领会了什么叫刺激,什么叫快乐。有刺激才有别样的体验,在跌宕起伏中激流勇进,再大的恶浪和险滩都已被激战后的勇气和豪情所取代。我们仍在惊恐,仍在尖叫,仍在畅笑,浪花仍在劈头盖脸肆虐。我已不只是单单注视前方水域了,视线习惯地转向了两岸的景物,尽情地享受着这苍翠、迷濛、秀美的长长画卷,享受着人在画中游的刺激与惬意,心中生出无尽的感慨:蓬莱东江赛仙境,不辞长作林邑人!


2001年8月10日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