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知青論壇 首页 新聞中心 查看內容

刘和平:蓬佩奥解除美台关系限制,理论上蔡英文可直接进入白宫 ...

2021-1-12 14:05| 發佈者: xiaowen| 查看: 22| 評論: 0

摘要: 直新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鉴于当前已经没有必要再讨好中国大陆,决定解除国务院所有涉及美台关系而自设的限制。对此,你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首先,我想纠正蓬佩奥一个非常明显的错误,美国各级 ...

直新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鉴于当前已经没有必要再讨好中国大陆,决定解除国务院所有涉及美台关系而自设的限制。对此,你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首先,我想纠正蓬佩奥一个非常明显的错误,美国各级政府将美台关系往来限定在“非官方层面”,这并不是什么美国国务院一个部门为了讨好中国大陆而单方面展现出来的善意,它其实是美国各级政府必须要承担的法定义务。因为它首先是来自于中美建交三个联合公报的规定,中美建交三个联合公报明确承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其次它也是来自于美国国内的法律也就是“与台湾关系法”的规定,“与台湾关系法”虽然承诺美国有协防台湾的义务,但它的主基调仍然是一中原则。

  自从中美建交三个联合公报签订以来,美国各级政府大体上都维持了“美台之间非官方关系”这个大原则。根据这个原则,台湾历任领导人都只能“过境美国”,而不能“正式访问美国”,台湾驻美代表处工作人员不能进入美国国务院大楼,美国各级政府机构内也不得展示来自台湾的旗帜。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则,1995年当时的克林顿总统准许李登辉访问其母校康乃尔大学的时候,还曾经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台海导弹试射危机。

  因此,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美国国务院维持美台非官方层面的关系,并不是对中国大陆的所谓善意,相反,蓬佩奥宣布解除国务院所有涉及美台关系而自设的限制,才是既违反一个中国原则,也违反了中美建交三个联合公报与“与台湾关系法”的行为,这一行为甚至是实质性地掏空了中美建交三个联合公报与“与台湾关系法”。

直新闻:蓬佩奥宣布解除国务院所有涉及美台关系而自设的限制,又会对接下来的台海局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注意到,对于蓬佩奥的这一行为,中国大陆官方新华社用了四个字来形容,即“用心歹毒”。

  而在我看来,这一行为之所以歹毒,原因就在于它不仅把中美建交三个联合公报与“与台湾关系法”几乎给颠覆了,而且它等于是把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所遵循的政治与外交规矩以及所有的默契都给废除了。而这些规矩与做法,是过去四十多年以来稳定中美关系与台海局势的基础,没有了这些做法,就意味着未来的中美关系与台海局势将会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得不到任何的约束。至少从理论上来讲,在美国国务院废除这些限制性的措施之后,蔡英文是可以直接访问美国直接进入白宫的,同时特朗普与蓬佩奥也是可以访问台湾的。

  当然理论归理论,现实归现实。我认为,在当前政治情势下,这种现象应该还不会发生。因为当前离特朗普政府集体下台只剩下十天不到的时间了,而在这十天时间内,特朗普政府还得应对来自国会的第二次弹劾危机,根本就抽不出时间来接待蔡英文更抽不出时间来访问台湾。因此,蓬佩奥等于是开出了一张没有写明具体金额也没有写明支付日期的空白支票,而且这张空白支票主要是交给拜登政府的,希望接下来的拜登政府去兑现。

  所以我们看到,蔡英文当局在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大礼时,也没有表现得太过得意忘形,只是一方面表达了对特朗普政府的感谢,另一方面又表达了“遇到压力不屈服,得到支持不冒进”的态度。我想,蔡英文当局应该清楚地知道,不要说蓬佩奥的一纸声明,就算是美国国会通过的一系列涉台法案也大多停留在纸面上,没有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比如若干年前美国国会就通过了法案允许美军军舰停靠台湾高雄港,但至今为止连美军军舰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直新闻:在蓬佩奥宣布解除国务院所有涉及美台关系而自设的限制之后,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又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呢?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过去这些年以来,蔡英文当局以及一些美国的亲台势力一直在私底下推动白宫取消美台交往限制,甚至美国政府也曾在2001年、2006年和2015年检讨过这些限制措施,然而特朗普当美国总统已经四年了蓬佩奥当国务卿也已经两年了,假如这件事情真的像一些人所说的那样是美台关系的一个重大里程碑,那特朗普与蓬佩奥为什么不早点这样做,而是要等着即将卷铺盖离开白宫之前的一刻才做?因此很显然,特朗普政府的这一招不仅仅是为了报复中国大陆,同时也是冲着拜登政府来的,想给拜登出难题,把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留给拜登政府来做。

  那么接下来悬念就来了,拜登会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我注意到,有评论都认为,拜登会非常反感特朗普与蓬佩奥的这些政治操弄行为,他一上台之后就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纠正这些做法。我认为,那倒未必。我觉得首先拜登与特朗普的分歧主要体现在内部的权力之争上,在维护美国国家利益尤其是在处理中美关系与台湾问题上并不存在着根本性的矛盾;其次我在前面说过,特朗普政府废除美台官方交往限制,实际上是送给了拜登政府一张没有填写金额没有兑付日期的空白支票,这也就意味着,如何处理这张支票的主动权完全在拜登手上。拜登兑现它,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政治压力和心理负担,因为这个恶人已经由特朗普政府做了;拜登不兑现它,则是送给中国大陆的一份大礼。而兑不兑现,则要取决于未来拜登政府与中国大陆相互博弈的结果,就如同拜登对待特朗普给中国加征的关税一样,完全可以把它当成一个跟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因此,我认为,对于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制造的这些筹码,拜登政府会乐观其成并顺手收下的。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