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論壇

搜索
知青論壇 首页 新聞中心 查看內容

吴士存:美国在南海不依不饶跟中国叫板,有这么几个动机

2021-4-3 10:11| 發佈者: xiaowen| 查看: 33| 評論: 0

摘要: 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图由南海研究院新闻中心提供)  【采访/观察者网 白紫文】  观察者网:3月3日您发表了文章《关于构建南海新安全秩序的思考》,我们注意到其中关于南海风险的三条您都提到了美国。整体 ...

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图由南海研究院新闻中心提供)

  【采访/观察者网 白紫文】

  观察者网:3月3日您发表了文章《关于构建南海新安全秩序的思考》,我们注意到其中关于南海风险的三条您都提到了美国。整体来讲,您如何评价美国2020年以来在南海摆弄的一系列政治手腕?

  吴士存:我认为2020年是南海形势的一个转折点。所谓转折,即南海由总体稳定向动荡不安的转折,由总体可控向局部失控的转折,由共识大于分歧向分歧大于共识的转折,主要表现就是美国在南海的一系列破坏南海和平稳定的行为举措。简单地梳理一下:

  3月份,美国罗斯福航母访问越南在南海的港口岘港;

  5月份,美国驱逐舰“经过”马来西亚在南海南康暗沙的钻井平台,发出为马来西亚在争议地油气开发活动提供保护的信号;

  6月份,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照会,重申南海仲裁裁决有关立场,否定中国在南海的权利和主张。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联合国提交关于关于南海问题的照会,这在历史上恐怕还是第一次。所以一些其他国家也跟着美国就南海问题纷纷表态了;

  7月13日,蓬佩奥发表南海声明。以前美国在南海领土主权问题上是不持立场的,现在不是了,蓬佩奥的“713声明”标志着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放弃中立立场,转向完全地选边站队,全面支持其他声索国的主张和立场,并全面否定中国在南海的权利和主张;

        2020年7月,蓬佩奥发言称“南海不是中国的沿海帝国” 视频截图

  紧接着8月,美国宣布制裁在南海进行岛礁建设、油气开发的24家中国企业;

  此外,2020年美国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次数为特朗普执政4年当中最多的一年,仅去年就达到9次。

  可以看出,美国去年一年在南海是花样不断,简单地说就是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已不再“中立”。

  现在南海所谓的军事化,不是美国声称的“中国在南海搞建设”,而是由美国引领的其他一些国家参与的“南海军事化”。最近的3月12日,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下的四国机制举行了第一次首脑视频会议,会后发表的声明当中提到了中国在南海、东海的一些行为。

  我认为,美国有可能以四国机制的安全合作为载体向南海延伸,也有把四国机制搞成“亚洲小北约”之嫌,此事虽然不易,但是美国想做这件事是有目共睹的。最近不论是从3月12日的四国首脑视频会议,还是从阿拉斯加中美2+2会晤前美国国务卿和防长访问日本时发表的声明,都可以明显看出这种迹象。

  观察者网:王毅外长在3月7日记者会上讲话指出:“在中国和东盟国家早已就维护南海和平稳定达成重要共识、集中精力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形势之下,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却唯恐南海不乱,打着‘自由航行’的旗号,频频来南海兴风作浪,在各种场合不时就南海问题挑拨离间。他们这样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破坏南海和平,扰乱地区稳定。”

  您认为中国在为应对美国在南海的操作,在外交和军事方面,我们应该做好怎么样的准备?

  吴士存:首先要简单讲一讲美国在南海的战略和战术目标是什么,这样才便于解读中国该如何应对。去年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公布了一份关于南海和东海问题的公开研究报告(今年的南海和东海研究报告也于3月18日正式公布),明确把美国利益或者目标划分为战略和战术两个层面。

  从战略层面讲,美国在南海要做什么?目标是什么?

  第一,是履行美国对西太平洋地区的安全承诺,这其中包括美国与日本及菲律宾之间的军事同盟条约;

  第二,维护并加强美国所主导的西太平洋安全构架,维护与条约盟国及伙伴关系的安全纽带;

  第三,维持有利于美国及盟国及伙伴国的地区军事,保持地区势力的均衡;

  第四,捍卫所谓“和平解决争端”的原则,抵制国际事务当中的“强权政治”,捍卫航行自由或者海洋自由。

  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防范中国成为东亚地区的霸主。

  这是美国的南海战略目标。

  战术目标就更具体了。比如说针对中国在南海开展的基地建设,向南海基地部署军事人员、军事装备、物资,在黄岩岛开展岛礁建设甚至基地建设,在南海划设领海基线,这些都是美国要阻止的,阻止中国在南海划设直线基线,阻止中国划定南海防空识别区等等,对美国臆想的中国南海行动进行阻挠。

  另外,美国还要终止中国对菲律宾所占岛礁的“施压行为”,让菲律宾的渔民“更加便利地进入黄岩岛周围海域去捕鱼”,以及要求中国遵守、执行2016年南海仲裁裁决,这也是战术目标。

  美国在南海不依不饶地跟中国叫板,就是出于这么几个动机。

  所以你要问如何应对美国在南海的这些挑战,我想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我们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在南海我们将面对美国以及美国盟友的军事挑战,而且拜登时期这种军事挑战会比特朗普时期更为严峻,这是我的预判。而我们在南海的岛礁建设、设施部署还没有完全到位。

  我们应该整合我们的海上力量,包括我们的海军、海警,海上执法力量应该前移,我们的《海警法》今年2月1号日生效,我觉得应该将海警执法力量向南移,因为现在南海周边国家的海军力量,从人员到装备发展都非常迅速,美国也将海岸警卫队的船只部署到南海地区进行所谓“执法”。所以在海上执法领域的挑战,也会越来越严峻。

  第二,就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框架下的合作和南“海行为准则”(COC)的磋商要同步推进。

  3月7日王毅外长在记者会上也讲到了这两个方面:一是关于“南海行为准则”磋商,我们要排除外来干扰,加快“准则”磋商进程,并力争尽快达成符合国际法、符合各方需求、更具实质内容、更为行之有效的地区规则。二是继续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简称“宣言”)框架下的海上合作。

  2018年底,李克强总理在新加坡曾承诺未来三年要完成 “准则”磋商,也就是意味着计划2021年底前要完成磋商,但因为疫情关系,工作组的面对面会议开不成,高官会议也难以如期召开。所以第二轮审读就没有在去年按期完成,而按照原来的计划,第二轮审读之后还会进行第三轮审读,再加上美国等国现在对“准则“磋商不断制造障碍,所以“准则”磋商能否如期在今年完成存在变数。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文热点

返回頂部